中国体操协会官方网站
中国之队
热点赛事
 

首页 >> 资料库 >> 周福弟专栏

周福弟评第四十五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比赛
2015-01-04 15:20:00

雄关漫道真如铁 剑指里约奥运会

—评第四十五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子比赛 —

周福弟

  第四十五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于2013年10月3日——12日在中国南宁举行。共有来自74个国家和地区621名运动员(报名人数 女子276名 男子345名)参加了比赛。经过10天28场精彩纷呈、紧张激烈的比赛,男女共14枚金牌分别被8个国家的运动员瓜分。其中,美国队共拿下4金2银4铜的佳绩,位列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主场作战的中国军团以3金3银1铜收官,位列奖牌榜第二。(见表1)

  表1

  一、比赛概况:

  1、成功、精彩的一次盛会:

  参加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的男女运动员中,几乎是包括了目前世界上最优秀的运动员。其中,获得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男女全能和各单项的前三名获得者(除女子跳马金牌获得者——美国的马罗尼之外),全部都参加这届锦标赛。共有来自74个国家和地区621名运动员(报名人数 女子276名 男子345名,创下了世界体操锦标赛历史上参赛人数之最。因而,使得这届锦标赛精扣人心弦、高潮迭起。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圆满举行,从场馆建设、赛事安排、服务质量和自愿者工作等诸方面,均受到了国际体操联合会高层领导的极高赞誉和各国新闻媒体的一致好评。被称之为世界体操锦标赛100多年的历史上,举办得最好最成功的世界体操锦标赛之一。国际体操联合会主席布鲁诺•格兰迪称赞本届世锦赛是“一个令人赞叹的惊喜”。

  2、争夺激烈、水平提升:

  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各个项目的争夺是十分激烈和紧张的。在男子团体决赛中,中日两支队伍的巅峰决战,最终仅以0.1分之差,才决出胜负。这是31年以来的世界体操锦标赛上所没有的最小分差。而第三名美国队和第四名英国之间的差距也仅在1.199分。又如,在全能和各单项的名次之间的分差,也是十分之接近。自由体操和跳马二个项目的冠亚军的分差,都在百分之几。全能二、三和四名的成绩之差,竟然不到0.2分,一个项目的一个落地不稳,就可能会改变名次的排序。

  可见,争夺之激烈、水平之接近、差距之微小,在几届世界锦标赛上是不多见的。

  虽然,国际体联对现在的体操评分规则不断地进行修改和变化,其中,对一些项目的加分因素进行了更严的限制。对一些项目的难度动作的价值进行了减值。但是,运动员为了能取得更高的D分价值,在“不封顶”规则的引领下,不断地在提高自己成套动作的价值。FIG男子技术委员会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期间,共接受了三个项目六个难新动作的申报:吊环4个、跳马1个和双杠1个。其中1个G组、3个E组、1个D组和跳马的6.4的难度动作。(详细动作和信息见附件)。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期间,FIG已经确认了12个新的难度动作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又诞生了六个新的难度动作。可见,当今世界体操技术发展之快、难度之大,使得世界体操水平不断推向一个新阶段。

  再就以这次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全能和各单项的前八名的成绩来分析,几乎所有的项目的最后得分,均比2013年世界锦标赛的要高。

  3、小将激情四射 老将风采依旧: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之后,世界各国特别是体操强国,都对各自的队伍进行了调整和新老交替。经过二年的磨练,一批小将在心理、技术和经验等方面,逐渐变得成熟和强大,已经或正在担当起各国的重任。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已经展露出后生可畏的精神面貌和高超的技术水平,向老将发起了一浪高于一浪的挑战。如中国的新科状元刘洋、为中国再次获得团体冠军立下汗马功劳的“老模”邓书弟;如日本的全能高手加藤凌平和野野村笙吾,已经成为日本队所不可缺少的主力;乌克兰21岁的维尼耶夫,虽然在国内政局不稳定的不利情况下,依然岿然不动,坚持训练,不仅获得了全能第四名,还获得了乌克兰久违的一枚极其宝贵的双杠金牌;俄罗斯22岁的阿布梁齐,虽然有伤在身,只参加三个项目的比赛,但是,竟然全部都进入了决赛。更为惊讶的是,在自由体操项目上,不可思议的战胜了2013年世界体操锦赛冠军——被称为几乎不可战胜的日本的白井健三,为俄罗斯男队获得了自1999年天津世界体操锦标赛后的15年来,在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获得的第一枚金牌,意义重大。

  老将的表现更值得我们的尊重和钦佩。这次参赛年龄最大的是今年37岁的原日本老将——冢原。他如今是代表澳大利亚比赛,他不仅参加了六项全能比赛,以84.366分名列第38名。他还在吊环项目上创造了一个被FIG承认并以他名字命名的难新动作——前水平直臂压上成高举腿(V)十字支撑2秒(E组难度)。37岁的年龄,还创造出如此高难的动作,令人竖然起敬!世界和奥运双料冠军——28岁的匈牙利贝尔基和29岁的荷兰的佐德兰德,在他们各自的强项——鞍马和单杠项目,再次雄风不减、大放异彩,毫无争议地卫冕成功,获得了金牌。更让人津津乐道和称赞不已的是日本25岁的内村航平,第五次获得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全能冠军。堪称世界体操史上的伟大奇迹和历史丰碑!中国大汉25岁的张成龙在团体决赛单杠上精彩绝伦、绝地反击的表演,让中国和全世界都为此惊讶和喝彩!还有巴西的海波里托、以色列的沙季洛夫和德国的汉布钦等世界名将,虽然没有能获得1枚金牌甚至奖牌。但是,他们仍然孜孜不倦、勤勤恳恳地驰骋在世界赛场上。

  这些可勘大任的小将和宝刀未老的老将们,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共同演绎了一次又一次的精彩表演,使得世界体操事业“长江后浪推前浪”,风生水起,不断得到发展和进步!

  4、奖牌面集中 中日美三国占优:

  在男子项目共设有24枚奖牌榜上,一共有12个国家的名字榜上有名(见表1)。低于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14个国家出现在奖牌榜上的数量。在全能和六个单项的前八名的56个席位中,中国、日本和美国三强占了21个席位,占33.92%,几乎是三分之一。在团体、全能和六个单项共21枚奖牌中,中日美三国更是处于绝对的优势,竟然获得了11枚奖牌,占45.8%,半壁江山。虽然,世界体操在不断发展和提高,但是,由于诸多的因素影响,世界各国和各地区的体操发展水平的提高程度不尽相同。体操强国依然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一些小国根据自身的特点和情况,无法在团体和全能上与强国抗衡,就独辟蹊径,走单项发展之路,在夹缝中求生存、谋发展,也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的惊喜。如克罗地亚在鞍马项目上的表现、朝鲜的跳马项目的强势、荷兰的佐德兰德和匈牙利的贝尔基的卫冕等,无不证明这一点。

  二、团体:中国再创历史新篇

  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也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第一次资格赛。只有在这次比赛中获得男女团体各前24支队伍,才有资格参加2015年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第46届世界体操锦标赛。所以,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对许多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来讲,是想进军2016里约奥运会的第一道门槛。47支男子团体队伍,最终除了获得团体前八名的队伍之外,乌克兰、韩国、法国、罗马尼亚、意大利、加拿大、白俄罗斯、西班牙、克罗地亚、荷兰、比利时、匈牙利、葡萄牙、希腊、墨西哥和中华台北等国家和地区,有幸能参加2015年世界体操锦标赛的男子团体比赛。

  表2

  1、中日两队实力相当

  表3

  中日两队团体之对抗是近十年来在世界体操大赛中是个永恒的谈论主题。自2006年国际体操联合会实施“不封顶”新规则以来,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是中日两队团体第六次巅峰之战。(其中奥运会二次、世界锦标赛四次)每次均是以中国队走上最高领奖台,日本队俯首称臣而结束。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体操技术的发展,中日两队之间的竞争,越演越激烈和紧张。两队之间的差距日益接近,对手追赶的脚步越来越近。(见表3)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团体决赛中,中国几名小伙子上演了一场扣人心弦和跌宕起伏的巅峰之决。他们顶住了令人窒息的压力,用强大的意志和精湛的技艺,在几乎不可能获胜的逆境中,再次战胜了拼死都想获得团体冠军的日本队,实现了“六连冠”的誓言,书写了世界体操锦标赛新的历史。他们向劲敌证明,年轻的自己有能力继续捍卫“王者之师”的荣誉。更捍卫了中国体操的尊严和荣誉。乃是“山重水复疑无路 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资格赛上,由于日本队在鞍马和单杠两个项目上,有多名运动员出现了严重失误,而中国队仅一人在单杠项目上出现了严重失误。结果中国队仍然以高出日本队1.089分,暂列第一位。这是中国队在近几届的世界体操锦标赛上,第一次在资格赛上团体暂列第一位,实现了“开门红”。但是,在团体决赛中,日本队一反常态,在六个项目的18人次的比赛中,仅仅只有田中佑典在双杠项目上一个动作,出现了屈臂的较明显错误,几乎是100%的成功率。较之前二届世界锦标赛和奥运会的团体决赛,成功率有着明显的提高。而反观中国队几名年轻的小伙子却显得有点紧张,分别在自由体操、鞍马和双杠等三个项目上,出现了三人次的严重失误。但是,为什么中国队最终还是战胜了老对手——日本队呢?

  A)赢在D分:

  表4

  通过近几届世界大赛,从中国体操界高层领导到教练和运动员都很清楚,我们之所以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团体上能战胜我们的老对手——日本队。靠的就是我们的看家本领——动作难度。我们也很清楚,日本队在团体项目上的E分优势是领先于我们不少,要想在较短时间里在团体项目上的E分赶上和超过日本队,似乎有点不太现实。那就必须在D分上努力努力再努力,首先在难度气势上要压倒日本队。这样的策略安排无缘是十分成功、正确和明智的,是具有高瞻远瞩的战略意义的。比赛之前,中国队教练组清楚,中国队的难度分比日本队高,但完成分差于日本。要战胜日本,必须上难度。为了备战2014年世界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男子体操队在2013——2014冬训期间,积极有效地采用了科学的训练方法和先进的理念,全队团结协作的训练作风,让中国体操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喜人成果。之前想也不敢想的动作经过一个冬训的雕琢已经初具雏形,动作难度得到大面积提升。备战里约奥运会15名重点队员,在今年冬训中,六个项目平均难度动作的发展统计:G组动作(6个)、F组动作(27个),E组动作(42个),D组动作(18个),跳马6.0分以上动作(8个),总共:101个。(15人平均每人发展难度动作6个以上)。这对更好地备战2014年世界体操锦标赛,特别是2016年里约奥运会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发展的难度,许多已经领先世界,甚至是开创了许多还未出现过的先进的动作,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面。我们从表4就很清楚地可以看到,无论是在6—5—4制的资格赛上,还是6—3—3制的决赛上,我们的D分的优势是十分明显和占绝对优势的。在决赛六个项目中,竟然有四个项目的D分,处于领先地位。最终D分的总分分别高于日本和美国2.8分和2.6分。为最后的夺冠,奠定了胜利的基石。

  B)E分输了:

  D分其实是把双刃剑,它即能使运动员的起评分的价值提升。同时,对运动员在完成成套动作的稳定性、身体姿态、技术规格和动作韵律等方面,提出了更高和更严的要求,扣分的因素也随之增大和增多了。由于参加这届世界锦标赛的几名运动员,特别是担当团体决赛重任的邓书弟和程然,均是第一次参加世界锦标赛。何况去年的冬训时间超长,从去年10月持续到今年4月。备战要求运动员提升难度,动作重新编排,难度短时间内快速提升,动作完全是新编排、新技术和新套路。所以就显得技术有点粗糙、不稳定和不熟悉,很容易在完成质量上被扣分。在团体决赛中,这些瑕疵就暴露无遗。从表5就看出,我们在E分方面落后于日本2.7分。特别是在自由体操和鞍马两个项目上,均失去了原有的优势。光这二个项目的E分,就比日本少2.483,占全部少分的91.962%。美国队在决赛中单杠出现了失误,我们在E分上虽然高于美国队。但是,在资格赛上,我们还是落后于美国队2.495分。其实,中国队在E分上的落后于日本队的情况,在前几届世界锦标赛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就显露出来了。就拿2012年伦敦奥运会来讲,虽然,我们最终卫冕团体冠军,但是,我们在E分上,在资格赛和决赛中还甚至落后于第三名的美国队,分别是0.99分和2.245分。日本队由于在决赛最后一项鞍马出现了严重失误,我们的E分高于日本0.645。但是,在资格赛还是低于日本队0.7分。如今,这个E分上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在扩大。

  表5

  再看看统计的表6。这是在资格赛上中国、日本和美国三支队伍,在六个项目上成绩最好的三名队员的D分、E分和总分的对照表。

  表6

  虽然,日本队在鞍马项目上龟山耕平失误,以然在有效分之内,以及在单杠失误二人的情况下,竟然在总分上还是超过了几乎是100%成功率的中国队(林超攀单杠失误,但是不在有效分之内)0.126分。虽然D分上,中国高于日本队达3.0分之多。但是,E分落后于日本队3.126分,最终还是输在E分上。中国队只有在D分和E分两个方面全面超过日本,才能让日本队输得心服口服。我们才是真正的王者之师和无敌之冠!

  C)日本失策:

  自1978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以来,日本队已经有36年时间没有尝到世界体操锦标赛团体冠军的滋味了。在前二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他们在“全能王”内村航平的率领下,向中国队发起了一次又一次挑战。眼看冠军在向他们招手,胜利就在前面。结果,均是功亏一篑,俯首称臣于中国。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前夕。日本队决心再次与中国队决一死战。他们的“灵魂”人物——内村航平也表示,即使不拿个人全能冠军,也要从中国人手中夺回团体冠军。日本队主教练也在赛前,更是拜托日本队其他五名运动员,希望他们能与内村航平一起,获得团体冠军。以满足从未获得过世界体操锦标赛团体冠军内村航平的美好愿望。所以,日本队在思想上、战术上和技术上都作好了精心的准备。自来到南宁,日本体操协会的藤井俊明更是向记者直言,“我们什么都拿过了,什么都不缺,这次就是要团体冠军。”

  在团体决赛中,前二项的自由体操和鞍马的比赛中,中国队的小将在自己的弱项上由于过于紧张,看上去明显放不开。程然和邓书弟均出现了重大的失误。两项比完,日本队竟然领先中国队3.583分之多。这是近几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所没有过的最大差距。吊环项目是中国队的强项,日本队的弱项。三项过后,日本队还领先中国队1.583分。跳马、双杠和单杠三个项目上的中国和日本的实力,可以讲是难分伯仲,不分上下、旗鼓相当。在这种有利于日本队的情况下,日本队的心理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想赢怕输的思想占了上风。为了怕失误,为了怕重滔2011年世界锦标赛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覆辙,从跳马项目就开始降低难度了:加腾凌平从6.0降到5.4;双杠由野野村笙吾代替内村航平上。连中国的教练组都感到十分意外,“赛前我们也没有想到,日本在双杠项目上没有上内村航平。”在五项赛完,中国队还落后日本队0.991分时,日本队更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为了求稳,单杠项目上加藤D分从6.4降到6.3,内村航平也没有采用最高的难度7.2的D分,只用了6.9的D分。他们更是错误地把夺取金牌的宝完全押在了中国队的失误上。这样在决赛中,日本队的全队D分原本是可以再有所提升的,缩小于中国队的差距。但如此一来,基本上是没有提高。更没有想到的是,中国队奥运和世界冠军——张成龙,在单杠最后一项、最后一个比赛中,顶住压力、力挽狂澜、演绎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反败为胜的“绝杀”!正是“初翻云开见灼日,苦尽甘来又一春”。日本队的0.1分差距,在任何细节上忽略,造就大错和终身的遗憾。尽管日本队在团体决赛中零失误的表现已经是史上最佳,但是用减难度换取稳定,想要战胜难度更高的中国队,显然是不是上佳之策。

  终上所述,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的男子团体决赛中的中日巅峰之站,堪称是一场前所未有、让人心潮澎湃的惊心动魄的“世纪大战”。中国队犹如31年前,同样以0.1分的微弱之优势,战胜了当时不可一世的前苏联男队,第一次获得团体冠军。如今,也是同样的0.1分之优势,再次艰难地战胜了日本队。如果,没有这些年来的中日之大战,那么,世界体操的历史必将会遗憾地失去最精彩、最华丽的篇章!

  2)美英两国你追我赶:

  美国队在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虽然在拼命追赶中日两队,也慢慢地逐渐缩小了与中日两队的差距。但是,总是差那么一口气。关键是,美国队在这几年里,始终没有很好地解决拖他们团体总分后腿的关键问题——鞍马和吊环项目的落后。以及关键时刻一些运动员总是“掉链子”失常的心理问题。就拿2012年伦敦奥运会来讲,在资格赛上,美国队简直神了,100%成功率的超常发挥,比中国队领先5分之多。但是,在团体决赛时,美国队判若两人,运动员不会比赛了。接连在鞍马、吊环和跳马出现重大失误。结果,他们从云端跌落至低谷,仅获得第五名。这次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虽然,运动员在决赛时的成功率提高不少,仅一名运动员在双杠上出现了失误。但是,还是由于鞍马和吊环的实力相对太弱,再加上中国和日本两队的强项——双杠令人生畏的实力,远远高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各队。所以,美国队屈居第三名,也是心服口服的。

  英国队在近几年里,技术发展和实力的提高令人瞩目的。特别是在鞍马项目上的特点和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并对鞍马项目的技术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作出了积极有效的贡献。他们在这个项目上,共有三名运动员的D分达到了7分以上,这是任何国家所不能相比的。(因2012年奥运会鞍马亚军斯密思没有参加比赛,这届锦标赛二人D分为7分以上)仅鞍马这一项目的分数,虽然普维斯的D分仅6.0分,但是,还是高于中国队2分左右,可见实力之厉害。因双杠的软肋,导致英国队于奖牌无缘。

  3)巴西瑞士创造历史:

  一些老牌体操劲旅——罗马尼亚、乌克兰、法国和韩国等国家,由于政治、经济和伤病等种种因素,他们都先后都退出了团体决赛的行列,实为遗憾。取而代之的是两张新面孔——巴西和瑞士队。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近几十年的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历史上,巴西和瑞士两队还从未参加过团体决赛。2016年奥运会即将在巴西举行。这也可能激起了包括体操在内的全体巴西体育界人士的积极性,力争在巴西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经过努力,最终获得第六名也是情理之中的。相信,在2016年奥运会上,巴西借助东道主之利,团体再上一个台阶,是完全有可能的。

  但是,瑞士队能闯入决赛,确实有点始料未及。不要讲在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就是在多年的历届欧洲体操锦标赛上,团体决赛也难觅瑞士队的踪影。但是,不要忘记,瑞士在历史上曾一度是世界体操强国。瑞士是有着深渊和优良体操传统历史的。在19世纪和20世纪上半叶奥运会体操比赛中,瑞士队均是佼佼者。在1928年奥运会上还获得了团体冠军。直到1936、1948和1952年的三届奥运会体操比赛中,还均获得了团体亚军。其中在1952年还战胜了日本队(第五名)。还多人次获得了单项金牌。可见,瑞士队也并非是等闲之辈。体操历史的深厚底蕴和群众的喜欢,最后战胜了缺兵少将的德国队,获得了第七名,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

  传统强队德国队,由于在2012年奥运会后没有处理好新老交替的步伐。再加上比赛前夕,2012年伦敦奥运会全能亚军——马赛尔,意外受伤而退出比赛。给本人就缺兵少将的德国队,犹如雪上加霜。六个单项决赛的名单,没有一名是德国队队员。除世界冠军——汉布钦获得了全能第八名和团体第八名,其他颗粒无收。这是德国队在近几届世界锦标赛所取得的最糟糕战绩。

  三、全能:内村航平再创奇迹:

  世界体操锦标赛全能“四连冠”的内村航平,虽然,在团体决赛中日本队以0.1分之差,再一次输给了中国队,没有获得比他获得个人全能金牌更为重要的一枚朝思暮想的团体金牌。这对他来讲确实是十分沮丧和不服气的。但是,在全能决赛中,团体失利的阴影,丝毫也没有干扰向世界体操锦标赛第五枚全能金牌——也就是“五连冠”发起冲击和挑战的决心和信心。他依然是那样精神抖擞、信心十足、一马平川地以高出第二名1.492分的绝对优势,毫无争议地如愿以偿获得了全能冠军!(见表)

  在内村航平获得全能冠军的同时,他又继续创造了世界体操史上的记录:

  表7

  1、世界体操史上第一人:

  A)第一位在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连续五次获得男子全能冠军的运动员。(2009、2010、2011、2012、2014)

  B)第一位在一个奥运周期里(2009——2013),的四次世界大赛里,均获得了男子全能冠军的运动员。

  C)第一位在世界体操锦标赛和奥运会比赛中,连续六次获得男子全能冠军的运动员。以此殊荣,他还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证书。这个辉煌的纪录,即前无古人,恐怕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是无法打破的。按内村航平目前的状态和水准,2015年世界体操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如无意外的话,内村航平恐怕会再一次地创造新的奇迹。我们期待着!

  D)每项得分均在15分以上的第一人:

  表8

  在2006年FIG实施了“不封顶”的新规则之后,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男子全能运动员,并能在大赛中获得奖牌的话,全能成绩均要超过90分以上。特别是经过二次奥运周期后的规则修改和变化,无论是D分还是E分,要想取得高分是难上加难的。因此,到目前为止,在全世界男子运动员中,在世界大赛上全能总分能超过90分以上的运动员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的。要是再找找在每一个项目上的得分均能超过(注意:不是平均得分)15分的运动员,到目前为止就内村航平1人而已。没有任何一名运动员能达到如此的高度。即使在“杨威时代”的杨威,因在单杠项目上稍逊一筹,也没有能达到这个高度。表8是自2009年内村航平在世界体操锦标赛第一次获得男子全能冠军后的连续获得冠军后的得分情况。(注:2009年世界锦标赛鞍马、双杠和单杠三个项目,没有超过15分)连美联社也不得不赞誉,内村航平是世界体操史以来,最伟大、最杰出的男子体操全能运动员。许多运动员也遗憾地感叹:“与内村航平同时代真是最大的不幸!”

  E)以质量(E分)取胜:

  在2009年到2014年为止的几年中,内村航平先后在29场国内外重大比赛中,全能冠军的头衔从未旁落过。这可以堪称为又一奇迹。那么为什么内村航平在这5年多的时间里,他的全能冠军的宝座能始终岿然不动、傲视群雄,永保不败之地?最关键的一点,他就是始终把质量放在第一位:美好的姿态、技术的规范、良好的韵律和稳定的发挥。这就是这位“全能王”长盛不衰的秘诀所在。

  表9

  以2013年和2014年二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为列:(见表9)他在六个项目上的D分均不是最高的。特别是2014年,只有跳马一项是最高的(许多运动员均是6.0分)但是,他在六个项目上的E分,大多数是领先的。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全能决赛中,在D分上领先于他的运动员是:第六名邓书弟39.3分、第四名维尼耶夫39.1和第二名维特洛克38.5。内村航平仅排在第四位,38.1分。而在E分上,内村航平以53.365分遥遥领先其他运动员,维特洛克51.973、维尼耶夫51.198和邓书弟的50.432。(见表10)在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全能决赛中,暂且不去评论内村航平在六项比赛中的姿态优美、技术规格、高超难度和舒展飘逸等与众不同的才华。就以六套动作的落地稳定性,就足以使我们拍案叫绝、难以置信。第一项自由体操是六个项目中,最能体现落地稳定性的一个项目。全套动作中,有6—7串高难度的翻腾动作。作为一名优秀运动员,能站稳4个动作,也是很不错了。可是,内村航平在完成六串跟斗中,竟然纹丝不动的全部站稳了。连一向以稳定著称的奥运和世界冠军邹凯,也自叹不如。第二项鞍马,这是几乎每位运动员下法均能站稳的项目。第三项吊环,他很好地完成了一个“后团720度旋”的极不容易完成的D组动作,结果像钉子一般地站稳了,引起全场轰动。第四项也是运动员最不容易站稳的项目——跳马。内村航平不仅极其漂亮地出色地完成了一个难度很高的“前手翻直体前空翻转体900度”的6.0的难度动作,简直是犹如神助,他又稳稳地站住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经久不衰。虽然,双杠和单杠两个项目的下法动作没有站稳。但是,他在六个项目上的出神入化、无与伦比的表演就足以表明,全能对手只有自己,他就如一个孤独求败的剑客,所处的至高境界只有他一人。内村航平是当今最伟大的“全能王”。

  表10

  2、三位小将齐头并进:

  获得全能决赛前四名运动员中,英国的维特洛克和乌克兰的维尼耶夫,均是21岁的年青运动员。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全能第二名的日本21岁小将加藤凌平,在资格赛上89.331分,以0.167之差落后于同胞田中佑典,名列第七名,而没有能进入到决赛。如果,不是在鞍马上出现重大失误的话,他总分一定会超过90分而挺进决赛的。就这三名年青运动员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的表现来看,特别是维尼耶夫,如果不是在吊环项目下法的大错,银牌挂在脖子上,是理所应该的。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三位运动员都具备了一名优秀全能运动员的特点:1)没有致命的弱项拖后退,各项实力比较平均。2)各自都有1——2个项目,能参加单项决赛,甚至获得奖牌。如维特洛克的自由体操和鞍马;维尼耶夫的双杠;加藤凌平的自由体操和双杠等。他们在2015年世界体操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必将会对“全能王”再次发起强有力的冲击和挑战。

  3、中国小将厚积薄发:

  反观中国体操队,在男子全能的表现上也有可喜的收获。经过几年的潜心修炼,中国队在本届世锦赛上祭出一批全能小将,邓书弟、程然、林超攀等在资格赛上,都有着令人可喜的表现。他们分别获得了第3、第5和第12名的好成绩。中国队竟然有三名运动员在资格赛上能进入了前十二名的行列,这样的成绩在中国近多届的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历史上还是罕见的。邓书弟的第三名成绩,也创造了吕博在2010年世界体操锦标赛资格赛上获得全能第三名之后的最好成绩。他的难度分已经超越了内村航平。邓书弟是中国体操“黄金一代”逐渐隐退时出现的全能新星,六个项目没有明显短板。在本届世锦赛男团决赛8支队伍中,仅有两人在六个项目中全部登场,邓书弟是其中之一(另一名是巴西的沙沙金),作为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的新人,他的整体表现已相当不错。他在团体资格赛、团体决赛和个人全能比赛中都要出场,这对体力提出了非常大的挑战。针对男团决赛中出现的几次失误,邓书弟赛后坦言体能出了问题。只过了两天就进行个人全能决赛,体能问题更为突出。 邓书弟在个人全能决赛后接受采访时认为差距主要在完成质量上:“我跟内村航平的差距在每个项目的落地上,具体说来是输在质量上,难度上并不输给他”。如果,他在鞍马上不出现意想不到的的失误,那么,获得一枚银牌,也是合情合理的。他认为需要时间来缩小与内村航平的差距。经过这次世锦赛之后,在动作质量方面有更好的理解,以后训练将更有针对性。

  一个全能型人才需要很长时间的培养才能出现,而且还需要各方面的因素,中国体操男队出现全能型人才还需要时间。特别是优秀的全能人才,更是不能操之过急。年轻就有未来,尽管邓书弟与队友们在第一次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全能项目上喜忧参半,但稚嫩的他们也带来一股冲劲。两位选手的首次世锦赛之旅都与奖牌无缘,与内村航平一决高下的“梦想”并未成为美丽的“现实”。但是,他们毕竟刚刚参加世界大赛,每一次大赛经验的提升,都能让运动员脱胎换骨。因此,尽管没有奖牌,尽管与内村航平仍有不小的差距,也让我们继续期待着这批全能小将,在比赛心理、技术难度上精雕细刻,期待下一个杨威的出现。

  四、单项:

  由于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获得六个单项的前三名运动员,绝大多数都参加了南宁世界体锦标赛,特别是六个单项的卫冕冠军也是精神抖擞地准备卫冕成功。所以,在六个单项的决赛中,更显得精彩纷呈、高潮迭起。六个冠军中,只有单杠项目卫冕成功。其他五个项目的冠军,均被易主。其中四个项目是新科状元。

  1、自由体操:

  A)俄罗斯15年来第一金:

  赛前一致认为,自由体操的金牌很有肯能被日本的白井健三卫冕成功。白井健三的唯一对手,就是来自一套动作中有世界上唯一7串翻腾动作、来自俄罗斯的阿布梁齐。在今年的欧洲男子体操锦标赛上,阿布梁齐表现神勇,一人获得了自由体操、吊环和跳马三枚金牌,还和队员一起获得了团体金牌。这样,他一人就获得了四枚金牌。这也是俄罗斯队在多年的欧洲锦标赛上所没有的好成绩。所以,他很想在这届世界锦标赛上,能为俄罗斯队获得一枚俄罗斯盼望已久的金牌。而这枚金牌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自由体操这个项目上了。所以,他期盼能在自由体操项目上与白井健三决一高低。虽然,他的D分不如D分高达7.4分的白井健三,但是,他的E分的表现,却是高于白井健三的。果然,在资格赛上,阿布梁齐就以E分高达8.966分,以16.066分暂列资格赛第一名。在气势上首先压倒了白井健三。在决赛中,他更是气势如虹,信心满怀,以0.017的极其微弱的优势,战胜了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自由体操冠军、享有不可能战胜的白井健三,获得了俄罗斯这枚来之不易、极其宝贵的金牌。(见表11)这也是俄罗斯著名运动员涅莫夫在1999年天津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获得了自由体操金牌后,俄罗斯运动员在时隔15年,在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获得的第一枚金牌,也是第一枚自由体操金牌。这枚金牌对正在向上的俄罗斯体操界来讲,太及时、太重要了。

  表11

  B)成套难度加大:

  虽然,体操规则一再修改。但是,依然阻挡不住运动员为了获得更高的起评分(D分)而发展难度的积极性。从这届世界锦标赛自由体操项目的决赛,就能窥见一斑。上届世界锦标赛参加决赛的运动员,仅仅只有白井健三1名运动员的D分达到了7分以上(7.4分),平均D分为6.408分。而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竟然有4名运动员的D分在7分和7分以上,平均D分达到了6.8625分,增加了0.4分以上。(见表11)增幅之大,令人吃惊!这样的增幅之大,除了在单个的“大跟头”上难上加难之外,F组动作也由去年4个增加到了6个。最主要的是在一套动作中,增加了连接串的数量和难度。2013年世界锦标赛一共有18串连接动作,南宁世界锦标赛为26串,共增加了8串。其中有0.2加分的D—D串连接的数量,南宁世界锦标赛也比2013年世界锦标赛多了1串。由于动作难度的加大,再加上裁判对E分的扣分因素也加大了力度,所以,南宁世界锦标赛的8名运动员的最后平均得分为15.337,较2013年世界锦标赛的15.420分,要少0.082分。

  中国运动员邓书弟和程然,因在资格赛上分别获得了第10名和第12名(第一和第三替补),继2013年世界锦标赛中国运动员未能进入自由体操决赛只后,这次依然没有运动员参加决赛。我国运动员在自由体操项目的实力和水平,和世界优秀运动员的差距已经是越来越大了。首先表现在成套动作的起评分上(D分),我国最高是6.7(邹凯除外)。除了在“大跟头”上,我们缺乏像当年李小双那样的“后团三次”的震惊世界的“原子弹”。同时,在连接串的数量和难度,也需要去进一步提升。其次是在完成动作的质量上(E分),特别是几串跟头的落地稳定性,要大抓和特抓了。如果能像内村航平那样,几串跟头都站稳了,那该少扣多上分啊!

  2、鞍马:

  A)欧洲明显占优势:

  南宁世界锦标赛的鞍马项目最大的特点是,欧洲运动员的水平已经全面赶上和超过亚洲水平。继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鞍马决赛的8名运动员,都是来自欧洲各国之后,南宁世界锦标赛的鞍马决赛的八名运动员,除一名来在美国之外,其余七名运动员也均是来自欧洲。中国队自2009年世界锦标赛上张宏涛获得金牌之后,再也没有一位运动员与奖牌有缘了。在肖钦、腾海滨和张宏涛等中国三名鞍马顶尖高手的先后退役,如今,还没有一位运动员在鞍马项目上能达到他们的水准和质量,去与外国高手过招和抗衡。如何能发扬和继承中国在鞍马项目上的优良传统,急需中国体操界的高层领导深思的。

  表12

  B)技术向立体化发展:

  鞍马的技术发展相对其他项目来讲有点滞后。如今的成套动作,无外乎的动作是“老几件“——前移、后移、吴国年、马头俄罗斯转体1080度和FLOP等动作。但是,在慢慢的前进中总是有发展的。如今,鞍马项目已经在向着立体化的方向发展。在“交叉成倒立转体180度成骑撑”的D组立体动作,如今已成为几乎人人会做“规定动作”之外。现在,拥有最高级难度的G组动作“反斯托克里分腿起倒立转体360度并移位3/3落下接托马斯全旋(布西纳里)”,已越来越被更多的运动员所掌握。在这次鞍马决赛中,就有三位运动员采用了这个难度动作。(见表12)再加上下法动作更趋向倒立加转体动作后,不仅使成套动作难度加大,也使得原本平平淡淡、不太受观众喜欢看的鞍马项目,由于加入了这些跌宕起伏、上下翻滚、眼花缭乱的动作,使得鞍马项目成为广大观众喜欢观看的一个项目。同时,也让鞍马项目的技术发展,开拓了一条新的思路。

  3)吊环:

  A)刘洋梦想成真:

  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世界体操锦标赛的19岁小将刘洋,在资格赛上的几乎完美无缺的表现,压倒了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冠军的各路高手,而暂列资格赛第一名。虽然,在决赛中,由于下法动作没有站稳,最终获得了第四名。但是,他那“教科书”般的成套动作,与众不同的风格、力量动作的到位、静止时间的充分、身体姿态的漂亮等等,无不给世界体操界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向世界展示了他在吊环项目上的潜在实力。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为了能在实力上再上一层楼,D分由原来的6.8分上升到6.9分,比奥运冠军扎内蒂高了0.1分。这样的提升就首先在实力和心理上就压倒了他。无论是资格赛还是决赛,刘洋的E分均高达9.033分。除尤浩的D分为7.0分之外,刘洋均是8人中最高的。他不拿冠军,谁拿冠军!刘洋也就成为在吊环这个项目上,顺理成章地从陈一冰手中圆满地成功地拿下了接力棒,成为中国在吊环项目上第五位和获得第八枚金牌的世界体操锦标赛冠军的运动员。今年才20岁的刘洋,按照他目前的实力水平、技术水准和体能状态,完全有理由相信,在2015年世界体操锦标赛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继续能为中国体操创造佳绩。“刘洋时代”在世界体坛上,必将会延续下去!

  表13

  B)增加D分 提升E分

  目前的吊环项目由于加分因素的取消,以及规则对成套动作的力量静止动作的编排有着严格的限制和控制。所以,优秀运动员的一套动作的起评分(D分),能上7分的是凤毛麟角、难上加难。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资格赛无一名运动员达到这个高度的。在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也就是中国的的尤浩达到了7.0分。所以,运动员为了能达到最高的D分,从2013年开始的新奥运周期中,世界各国运动员就在各个项目上创造和发明了一些新的难新动作。而吊环项目是占据了绝大多数的:2013年男子12个难新动作中,吊环就占了6个,50%;2014年期间,6个难新动作,吊环占了4个,66.6%。而中国队的尤浩,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吊环决赛中,就是加上了一个新的难新动作——“阿扎良成锐角十字支撑2秒”的难新动作,经过上诉成功之后,D分由原来的6.9分,上升到7.0分。就是这0.1分之差,才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铜牌。另外,为了提高D分的价值,不少运动员在成套动作的下法动作上提高难度。在决赛中,就有三名运动员采用了“后直720度旋”的F组动作作为下法。而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仅仅只有一名运动员采用。所以,今年世界锦标赛上的决赛八名运动员的F组数量共有13个,臂2013年多了1个。当今,在吊环项目上,优秀运动员的D分的价值不同于其他项目,几乎是旗鼓相当、不分上下,(见表13)所以,关键就看E分了。刘洋的9.033分,是全场唯一超过9.0分的运动员。而巴西的扎内蒂,如果下法不出现的那一小步的话,上9.0分也是没有问题的。虽然,他的D分为6.8分,而他就是靠的8.933的E分,才能压倒其他几位高手而获得亚军的关键之处。所以,在这届世界锦标赛上,运动员在创造更高D分的同时,也更加注重E分的重要性。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的8名运动员的平均E分为8.787分,高于2013年世界锦标赛的8.658分。

  4、跳马:

  A)朝鲜18年后再夺金:

  在1996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裴吉珠为朝鲜男子获得第一枚世界体操锦标赛金牌(鞍马)之后,时隔18年后,李森光又再次为朝鲜获得了一枚跳马金牌。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他就采用了二个6.4的最高难度动作。因为在资格赛上出现了失误,没有能进入最后的决赛。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他在决赛中也同样采用了这二个6.4的难度动作,战胜了因失误的奥运会和世锦赛双料冠军——韩国的梁鹤善,以高出第二名0.083分微弱优势,一举获得了金牌。而卫冕冠军梁鹤善,因为,在不久前举行的仁川亚运会上受伤未痊愈。这次是坚持带伤参加了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虽然他的二个动作的难度也是6.4分。但是,二个动作均出现了他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严重失误——坐地。结果,只获得了第七名。这确实是始料未及。

  表14

  B)难度上升 质量下降:

  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跳马的整体难度水平也和其他项目一样,在上升趋势。就以决赛的八名运动员来分析,在八名运动员的16个动作中,仅仅只有日本的白井健三的第二个动作为5.6,其他15个动作均在6分和6分以上。其中,6.4分有四个、6.2分有1个。而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5.6分和5.8分有7个,6.4分只有一个。可见,难度的提升之快。但是,在难度提升的同时,在完成动作的质量方面却不尽如人意。单单出界的人次就有9人次,占了56.25%。只有二名运动员没有犯出界的违例错误。这样的严重违例,好像在以前大赛上是不多见的。而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也仅仅只有2人次。包括奥运和世界冠军梁鹤善以及欧洲冠军阿布梁齐二人,竟然在完成各自的二个动作中,都出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重大失误。结果分别名列第七和第八名,令人大跌眼镜。(见表14)至于在完成动作时的第一和第二腾空时,绝大多数运动员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绞腿、分腿和勾脚面的扣分因素。落地不稳也是得分不高的重要因素之一。16人次的动作,竟然没有一个动作像内村航平那样稳稳的站在。乌克兰的拉蒂维洛夫在完成二个动作后,有幸仅仅是分别出现了一小跳之后,十分遗憾地仅以0.083之差屈居亚军。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落地的好坏,是决定最后胜负的关键!

  C)中国新人任重道远:

  在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中国队没有一位运动员在资格赛跳马项目上能完成二个动作。这也就意味着,中国运动员在跳马项目上,已经有好几届世界锦标赛上无缘最后的决赛,更谈不上奖牌了。首先,论实力来分析,如今中国在跳马项目的实力与世界最高水平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至今为止,在中国最高水平的比赛中,还没有一位运动员能完成6分以上的难度动作。如今,要想在世界大赛上能进入跳马决赛,甚至获得一枚奖牌的话,就必须要能很好地掌握二个6分以上的难度动作。其次一个原因,在参加包括有团体赛的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中国队优先考虑的是团体的名次。所以,在人员安排、排兵布阵等方面,更多的是启用那些优秀的全能运动员和多项运动员。那些仅仅在一个项目上突出的单项尖子,是不在考虑之中的。而在当今,能在世界大赛跳马项目上争金夺银的运动员,绝大多数均是单项运动员。而目前在中国优秀运动员中,还没有出现一位像当年李小鹏那样,即在全能上优秀,而且在跳马项目上突出的的运动员。所以,在近几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中国队始终与跳马项目奖牌,甚至决赛无缘,就是这个道理。期望在不久的将来,我国运动员能在跳马项目上有一个新的突破!

  五、双杠:

  1)18年后乌克兰再获金牌:

  在1996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沙里波夫为乌克兰男子体操获得的第一枚世界体操锦标赛的金牌,是在双杠项目上。时隔18年之后的今天,维尼耶夫也是在双杠项目上,又为乌克兰男子体操获得了第二枚世界体操锦标赛的金牌。在当前乌克兰处于政局不稳、经济不佳的局势下,这枚金牌(他还获得了全能第四名)对进一步促进乌克兰的体操发展,是有着积极作用的。

  表15

  2)质量取胜 下法加难:

  我们可以从第一名维尼耶夫和第二名莱瓦的成套动作中发现,他们都没有采用“支撑或挂臂或大回环的后空翻类型”动作。而绝大多数的动作均是“后上倒立”“大回环”等类型动作。在2011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当时年仅20岁的莱瓦,就是以一套几乎是以摆动、悬垂和大回环等类型的动作所组成的成套动作,为美国在时隔32年之后,再一次在世界锦标赛上获得双杠项目的金牌。成套动作中除下法动作之外,没有一个空翻挂臂类型的动作。全套动作上下翻腾、姿势优美、动作到位,成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毫无拖泥带水之感,确实让人耳目一新。如今,维尼耶夫和莱瓦的这二套动作的D分难度不是最高的(见表14)。但是,他们所展示出来的姿态优美、动作到位和韵律美感,让我们感受到,在当今体坛难度盛行、美感下降的今天,似乎吹来了一缕令人振奋的春风,体操的精华和魅力——美观和好看,又重新回到了赛场,还原了体操运动的真谛。分别获得了极不容易获得的9分以上的E分,是当之无愧的。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资格赛上,以15.866高分名列第一名的希腊运动员——特索拉基迪斯,他的成套动作是以挂臂摆动难度动作为主体的,独具一格、与众不同,收到了好评。

  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八名决赛运动员的下法动作,除中国队尤浩之外,全部采用的是“后屈二周”的D组动作。值得欣慰的是,曾经以“后屈在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这种一统天下的局面,已彻底改观。参加决赛的八名运动员中,包括冠亚军在内的4名运动员,采用了前团二周(1人E组)和前团二周转体180度(3人F组)的动作。完全有理由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运动员采用此类动作的。

  3)中国队实力犹在:

  自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中国运动员在资格赛上有三名运动员进入双杠决赛,创造了中国运动员在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同时有三名运动员进入一个项目决赛的历史。一年后的今天,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中国竟然有四名运动员在资格赛上,分别获得了第四、六、八、九的优异成绩(如果2013年世界锦标赛双杠冠军林超攀在资格赛上不出现失误的话,可能成绩还更进一步)。这就充分证明,中国队在双杠项目上的实力,无论是整体还是个人,在当今世界上是首屈一指,处于领先地位的。尤浩和邓书弟的7.1的D分,乃是当今世界上最高的。在团体资格赛和决赛中,双杠项目的得分均是遥遥领先与其他国家,这为中国队再次获得团体冠军是功不可没的。(见表2)但是,在这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双杠决赛中,中国队的二名运动员,不仅没有卫冕成功,而且,还与奖牌无缘。其原因还是与E分有关。参加决赛的邓书弟和程然的D分,分别是7.1和6.8,名列第一和第四,但是,他们的E分却名列第五和第七位。他们的主要扣分点是在于他们所选择的动作,大多数是难度较高的“空翻挂臂类型”的动作。这种类型的动作,虽然难度大,但是,由于对身体腹部展开的时间很难控制,身体各部位的姿态也极难掌握。而裁判又对这些方面的评判要求很严,加大扣分力度。这样与获得第一名和第二名运动员所采取的那些类型动作相比较,中国运动员的扣分因素和力度,显然要高于他们。即使,对在这些动作完成得要比中国运动员好一些的日本运动员来讲,也是存在着这方面的不利因素的。所以,希望中国运动员在今后成套动作的编排上,除了继续对所掌握的“空翻类型”的动作提高质量和姿态外,是否在选择动作方面,能否有所变化?

  六、单杠:

  1)佐德兰德卫冕成功:

  29岁的奥运会和世锦赛双料冠军——佐德兰德,在单杠项目上仍然显示出强大的实力和夺冠的霸气。虽然,在决赛中的成套动作和2013年世界锦标赛上的完全一样。但是,从完成成套动作的情况来看,要好于2013年。特别是至今只有他能完成的、独一无二的二个高难度的连接动作,一气呵成、惊心动魄、回味无穷。他把单杠项目惊险、好看的特色,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观众和裁判面前,拍案叫绝。

  就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来分析,参加决赛的八名运动员的难度动作,特别是“空翻越杠”动作的数量要少于2013年。如:最高级别的G组和F组动作,2013年分别有5个和8个,而2014年减少为3个和7个。平均D分2013年为7.037分,而2014年为6.90分。然而,就单杠项目来讲,“空翻越杠”动作,依然是今后发展的趋势和主旋律。没有此类型的动作发展,单杠项目的特色也就荡然无存。

  表16

  2)中国迎头赶上:

  在2013年前的几届世界体操锦标赛单杠比赛中,充满智慧的中国教练员和运动员,根据我国运动员的体型特点,充分利用规则,另辟蹊径,编排了更适合中国运动员完成的难度动作和连接动作。终于成功地摸索出适合中国运动员的单杠训练模式和套路。在几届世界大赛上,多次战胜欧美高手,摘金夺银、凯旋而归。但是,自2013年FIG对评分规则中的单杠项目的最大变化是对难度连接加分的改变。这样的改变对“有空翻没越杠——有越杠没空翻”连接动作的中国运动员的影响是很大的。在2013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就明显反映出来。中国仅林超攀获得了第八名。未雨绸缪的中国队,并没有为此而失去信心。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张成龙在单杠项目上的精彩表现,特别是在团体决赛中向世人奉献的那套惊世骇俗、力挽狂澜的成套动作的高难度空翻越杠动作,让人感到眼前一亮、惊叹不已。身体姿态的控制、技术动作的完美、腾空高度的潇洒等,绝对不逊色于优秀的欧美和日本的高手,甚至超过他们。以往让外国人感到中国队在成套动作中“有空翻没越杠、有越杠没空翻”的尴尬局面,一去不复返了。这就充分表明,中国队对在单杠项目上的“空翻越杠”动作的训练手段和方法,已经达到了世界水平。也完全有理由深信,中国队在继张成龙之后,必将会涌现出更多的优秀运动员,在世界大赛上的单杠项目上,向世人展示高难的空翻越杠动作。当然,我们曾经根据自己的特点而创造编排的特色,也绝不能轻易丢弃。

  综上所叙,中国男子体操队在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上的表现是喜忧参半,基本上达到了赛前所制定的“考察队员、锻炼队伍、发现问题、了解对手”的目的和任务。

  为了积极有效地备战2016年里约奥运会,通过南宁世界体操锦标赛,我们应该从训练体制、人才培养、训练方法、科学安排、医务监督和信息收集等诸方面去进一步的反思和研究,从而使得中国体操能在世界体坛上继续长盛不衰、立于不败之地!

  2014年11月

  附件:

获得FIG男子技术委员会正式确认和命名的

6个男子体操难新动作

  2014年10月在中国南宁举行的第45届世界体操锦标赛期间,FIG男子技术委员会(MTC)宣布,接受了新的难度动作申报。其中吊环项目4个、跳马项目1个和双杠项目1个。

  吊环:

  1、从背水平落下直臂直体压上成锐角十字支撑(V)(2秒)

  (NG Kiu Chung 中国香港)

  ★ 难度价值:E组(动作组别:IV)

  ★ 授予运动员命名:NG Kiu Chung1

  ★ 在2014年多哈“世界杯”采用过。

  2、从背水平成倒悬垂向前慢落下直臂直体压上成水平支撑(2秒)

  (NG Kiu Chung 中国香港)

  ★难度价值:D组(组别:IV)

  ★授予运动员命名:NG Kiu Chung2

  ★ 在2014年仁川亚运会上采用过。

  3、后摆上屈体前空翻成锐角十字支撑(V)(2秒)

  ★难度价值:E组(组别:III)

  ★授予运动员命名:田中佑典(日本)和冢原(澳大利亚)

  4、前水平直臂直体压上成锐角十字支撑(V)(2秒)

  ★难度价值:E(组别:IV)

  ★授予运动员命名:冢原(澳大利亚)

  跳马:

  5、侧手翻转体1170度(直体卡萨马楚转体900度)(梁鹤善 韩国)

  ★难度价值:6.4

  双杠:

  6、屈体前空翻二周转体180度下(ARICAN Ferhat 土耳其)

  ★难度价值:G组

  周福弟 2014年11月

 
赞助商